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搜索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已通过驾驶资格考试未取得驾驶证不能成为保险公司免责事由


已通过驾驶资格考试未取得驾驶证不能成为保险公司免责事由



廖盛香诉太平洋保险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一、案情



2013527,被告赵起驾驶拖拉机与原告廖盛香发生碰撞,造成廖盛香受伤的交通事故。赵起负事故全部责任。该车辆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交强险合同约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在被告大众保险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保险合同约定:驾驶人无驾驶证,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大众保险公司已尽到免责条款告知义务。另被告赵起于2013524通过拖拉机驾驶全部科目考试,考试成绩合格,初次领证日期为同年530日,实际核发日期为同年63日。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赵起赔偿各项损失;要求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大众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赵起对事故发生经过和投保情况无异议。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赵起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不具有驾驶资格,属于法定免赔范围,不承担赔偿责任且对于垫付的款项有权向赵起追偿。大众保险公司辩称:赵起是无证驾驶,不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理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驾驶人是否具备驾驶资格应以驾驶人员有无驾驶相应车辆的技能、驾驶能力有无减损及有无增加承保车辆的危险性等综合判断,被告赵起发生事故时,已经通过了驾驶拖拉机所有科目的考试,说明其已具备相应的技能和资格,是否实际核发驾驶证并不影响其驾驶能力的增减,亦未增加承保车辆的危险性。另据我国《拖拉机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22条规定:初次申请拖拉机驾驶证的申请人全部考试科目合格后,农机监理机构应当在2个工作日内核发拖拉机驾驶证。按此规定,农机站应在2013526日前核发驾驶证,其未按时核发的,不能认定赵起不具备驾驶资格,故太平洋保险公司和大众保险公司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经过及责任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遂判决三被告在各自责任范围内赔偿原告相关损失。大众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二审法院。二审法院经审理维持了原审判决。



三、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为:驾驶人在已通过驾驶资格考试未取得驾驶证期间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能否以“无证驾驶”为由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责任范围内免除赔偿责任。笔者认为,这主要涉及到对交强险中的“未取得驾驶资格”的认定和商业险格式合同中“无证驾驶”的解释问题。



(一)“未取得驾驶资格”的认定问题



根据《交强险条例》第22条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的,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赔偿的终局责任。由于未明确何谓未取得驾驶资格,在实践中产生了争议。有观点认为是否取得驾驶资格以是否领取驾驶证为准。驾驶证是交管部门颁发,用于证明持证人具备驾驶机动车资格的行政许可证,因此未取得驾驶资格即等同于无证驾驶。笔者认为此种观点是对未取得驾驶资格的扩张理解,并不准确。无证驾驶并非法律术语,通常意义上来说驾驶员无法随身携带并出示驾驶证的情况均可视为无证驾驶,包括自始未取得驾驶证、已通过考试未实际取得驾驶证、驾驶证丢失、损毁、或被依法扣留、吊销等多种情形。但上述各种情形无论从性质上还是从危险程度方面都有所区别。例如已通过资格考试而未实际取得驾驶证和驾驶证丢失、毁损的仅表明发证机关延迟发证和驾驶人对驾驶证保管不善,均与驾驶能力无关,不会因此增加机动车行驶风险;而驾驶证被依法扣留、吊销等情形则是伴随着交通事故或违法行车等情况发生,表明驾驶人驾驶技能有所减弱或交通规则意识淡薄等,一定程度上会增加行车风险。故“未取得驾驶资格”不能简单等同于“无证驾驶”。



根据《辞典》解释,资格的意思是参加某种工作或活动应具备的条件。一般而言,资格的取得需要经过专门机构的认定,驾驶资格的取得也是如此。行为人获取驾驶资格也需要通过交管部门组织的专业考试并颁发驾驶证。但实际生活中,行为人通过驾驶资格考试与交管部门颁发驾驶证之间具有一定的时间间隔性。在此种情况下,只要行为人通过驾驶资格考试即可认定其具有驾驶资格。因为,通过驾驶资格考试,即说明行为人具备驾驶机动车的技能、熟悉交通规则和相应的身体条件等,交管部门后续颁发驾驶证的行为仅仅是对行为人驾驶资格的确认,是为了便于对驾驶员的管理和对驾驶行为的规范。因此,驾驶资格的取得应以通过交管部门组织的专门考试为主。相应的,“未取得驾驶资格”即指未参加或通过交管部门组织的专门考试的情形。



(二)商业保险合同中“无证驾驶”的解释问题



当前商业保险合同中均会规定:驾驶人无驾驶证的,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这即是我们常说的“无证驾驶”,也是保险公司必定的免责条款。然而,如上文所述,“无证驾驶”并非法律用语,且实践生活中“无证驾驶”的情形多样,因而对具体到合同条款中的“无证驾驶”也存有不同理解。有观点认为,商业保险是当事人意思自治形成的合同关系,对合同条款的理解应首先进行字面解释,“无证驾驶”即指没有驾驶证,包括所有无法出示有效驾驶证的情形。但笔者认为,商业保险合同虽是意思自治合同,但更是格式合同,加上有免责条款的内容,因而,不能仅从意思自由的角度理解合同条款。一般情况下,格式合同免责条款应反映两方面内容,一是关于险种的风险控制;二是体现对法律法规和社会公德的尊重。而当前保险合同中的相关免责条款只强调了“无证驾驶”这一客观存在的事实,而未强调“无证驾驶”与行车风险增加之间的因果关系。实际上来说,并非所有的“无证驾驶”情形都会导致机动车行驶风险增加,只有驾驶人在自始未取得驾驶证、驾驶证被扣留、吊销等情形下,表明其不具备驾驶资格或者驾驶技能有所减弱或交通规则意识淡薄等,由此会增加行车风险,进而危害到社会公众安全。换句话说,只有对于会增加行车风险的“无证驾驶”情形,才能成为保险公司免责条款。此外,从格式条款的解释规则来看,对于格式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因而,对于商业保险合同中的“无证驾驶”应作出从严解释,即此处的“无证驾驶”应是指自始未取得驾驶证,或者驾驶证被扣押、吊销等情形,而不包括驾驶证丢失、毁损及已通过驾驶资格考试而未实际领取驾驶证等情形。



(三)本案的认定



结合本案来看,首先,被告赵起已通过驾驶拖拉机所有科目的考试,即已取得驾驶资格,故其行为不符合交强险中“未取得驾驶资格”的规定。因而太平洋保险公司不能以此为由拒赔或在赔偿被害人后向赵起追偿。其次,被告赵起与大众保险公司签订的商业险中没有约定“无证驾驶”具体指哪一种或哪几种情形,因而对该条款应从严解释。案中赵起已通驾驶资格考试,符合申领拖拉机驾驶资格证的全部条件,故其已具备驾驶涉案拖拉机的基本技能和资格,未领取驾驶证不会导致行车风险显著增加,发生交通事故系因为未尽注意义务,与其驾驶能力无关。被告赵起未实际取得驾驶证的事实与原告的受伤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且其未取得驾驶证是由于农机站未依法及时履行职责所致,因而赵起的行为不属于本案商业险中的“无证驾驶”情形,大众保险公司不能据此免责。



此外,本文需要说明的是,持有效驾驶证驾驶机动车是我国对驾驶人的最基本的强制性要求,这对于确保道路安全具有重要作用。因此,尽管已通过驾驶资格考试,但尚未领取驾驶证驾驶机动车的行为仍是违法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可由交管部门予以行政制裁。然而,驾驶人违反行政管理规定,并不否定其行为在民商法上的效力,我们不能因此混淆民事保险法律关系和行政管理法律关系。



  版权所有: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
地址:台州市路桥区腾达路 邮编:318050 民意沟通邮箱:lqfy_yz@chinacourt.org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您是第 11663468 位访客

浙公网安备 3310040233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