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搜索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她愿意“有期徒刑”
 

当我们趁着夜色,敲开这间略显破旧的大门,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们是谁啊?大晚上的,睡觉都被你们吵醒了!”

同事们一步上前,卡住了大门,随即鱼贯进入。

“我们是路桥法院执行局的!你是不是林某?”

林某愣了一下,打量了四周。警服、手电筒、法律文书,还有外面闪烁着的警灯,顿时明白了一切。

“你们法院不是已经拘留过我了?怎么又来了?!”

“拘留过不等于就不再找你,先跟我们回去吧!”

“去就去,反正我没钱,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某穿衣锁门,打了个电话,动作麻利地上了警车。

今晚,是路桥法院的夜间大执行。截至晚上11点,共传唤了15人。大家把这些人“瓜分”后,领到了各自办公室。作笔录、促和解、送拘留,一切又回到了白天的熙熙攘攘。

分配给我的,正是刚才的林某。

这时候,我才有时间好好打量她。一个标准的农村妇女:矮墩墩的身材、黝黑的面孔、粗壮的胳膊、沾着泥巴的鞋子,还有一副大嗓门。

按照程序,我开始给她做询问笔录……

“林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之前拘留过你,不代表就不找你了。符合条件的,我们可以再次拘留!现在你自己说说,欠款怎么还?”

“我不是不还,而是实在没法还清!这几年一点生意都没有,借款人跑了,我家里的小厂房也倒闭了,以前赚的那点钱也赔光了!我现在就帮别人做点散工,每月就3000元多点,还有一个小孩上高中要付学费!银行130万借款的本金和利息,你全让我一个担保人去还,这就是‘无期徒刑’!反正我这辈子是还不清了,上次的林警官关了我15天,这次你又要关我,我没钱就是没钱!”

林某的一番话,让我怔住了。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竟用了无期徒刑来形容她的处境!那么简练,那么准确,让我瞬间走进了她的内心,理解了她的遭遇,明白了她的选择!

我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一刻。楼道里的喧嚣已经慢慢平静,同事们都已处理得差不多,大部分都要送拘留。我看了看林某,感受着她的绝望和无奈,还有那一丝对我的期待。叹了口气,今晚,又要熬夜了。

“林某,我暂且相信你的情况。如果银行愿意让步,让你只承担一部分,你是否愿意还钱?”

“只要别还那么多,谁不想清清白白做人?钱少一点,让我慢慢分期还,这就不是‘无期徒刑’,而是‘有期徒刑’,我愿意!”

于是,我叫了银行负责人(申请人)过来,开始了漫长的谈判。反反复复、讨价还价,甚至都因谈不下来把林某送到了拘留所门口,她才终于死心,以农村人特有的狡黠,接受了银行的方案:总共还三分之一即43.3万,现在先付5万,余款3日付清。付清后,银行重新贷款给林某,利息优惠,林某分期偿还。

这个方案,是我能帮她争取到的最好结果。

安排完付款事宜,又签好和解协议,已是凌晨一点半。我把林某送到法院门口,那里有一直等她的亲戚。临别前,她握住我的手,感激地说:“陈法官,谢谢你帮我做了这么多!40多万,以后苦个十年,总能还清!你放心,我明天就去向亲戚借,一定会把余款给还了,不再给你们添麻烦!”

看着林某真诚的眼睛,我忽然觉得,一切都值了。

回家的路上,我脑海中仍时时响起林某的话语。“无期徒刑”的绝望,换成了“有期徒刑”的希望,这是她愿意还债的动力,又何尝不是她对新生活的向往?我作为一名普通的执行人员,既能化解纠纷,还能在她的生命转折中扮演这么重要的角色,这种感觉,让我心满意足。

过了两天,林某把余款全额付清。

在冰冷的法律之下,并不是所有的被执行人,都是恶意不还的“老赖”。他们中有一部分人,或许是因为绝望而放弃了希望。一拘了事,固然省心省力,但我们能否做得更多?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帮助,虽劳心劳力,但或许,我们能收获一份心灵的满足和职业的荣誉!

  版权所有: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
地址:台州市路桥区腾达路 邮编:318050 民意沟通邮箱:lqfy_yz@chinacourt.org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您是第 11676244 位访客

浙公网安备 3310040233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