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搜索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父亲

    5月27日早上,我和平时一样仔细查阅着案台上的卷宗。“叮”,手机响了一声,我拿起手机,是一条执行款到账的短信提醒,这条短信让我的思绪不由得飘到了几个月前。

    2018年11月上旬,小应开办的公司因经营不善拖欠货款,被包装公司起诉至法院,后经法院调解确定小应需偿付包装公司货款14万余元及相应利息。调解书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小应却未能如期支付货款,包装公司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收到执行案件后,我立即开展调查,发现小应名下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我又想办法联系到了小应,小应口头上答应我近日就会到法院处理债务,却又屡次爽约。正当我准备再催促时,小应作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肇事人导致电动车驾驶员人身损害的第二起案件又进入了执行程序,该案执行标的额达11万余元。我再联系小应,他以无力偿付为由仍旧拒绝筹付执行款,到后来连电话也拒接了,小应因此也成了失信被执行人。

    到了12月,我感觉该案陷入僵局进展无望,决定赶到小应家了解情况。小应不在家,但我却见到了一位身穿朴素黑色上衣和旧拖鞋,系着沾满油渍的白围裙的八旬老汉,他正是小应的父亲。当我说明来意后,应老伯愣了会儿,不安地搓着手掌,直摇头,眼角泛着泪光喃喃自语:“要还26万元那么多呀!我的儿子性格比较内向,平时一声不吭,谁知竟欠下这么多钱啊!”

    考虑到小应不在,父母都已八十多岁,家境也不大好,我并没抱什么希望,打算先回来。准备上车时,我被应老伯紧紧拉住:“同志啊,做人,欠钱是一定要还的,我现在没那么多钱,手里只有几万块,能不能把交通事故的救命钱先还上点,剩下的款能否再宽限一段时日,我一定还上,你一定要帮帮忙……”

    看着应老伯焦虑迫切的眼神,我为之动容:“我没想到他有这样一位讲诚信、守尊严的好父亲,回去我会尽力做做申请执行人的工作,给你们缓冲的时间……”

    考虑到老人的实际困难,回到办公室后,我第一时间联系了两个案件执行申请人,征询他们是否同意应老伯提出分期还款方案,并做通了包装公司思想工作,同意由交通事故受害人优先分得执行款。次日,应老伯拿出所有积蓄,又找亲朋好友东拼西凑,支付了交通事故受害人首期赔偿款6万元。

    守信一辈子的老人不忍心儿子在失信的道路上越陷越深,选择了主动扛起还钱的重担。86岁高龄的应老伯和老伴坚持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 挑猪、运猪、守摊,持续着卖猪肉的营生,他的猪肉斤两刚好,童叟无欺。两位老人节衣缩食,将生活开销降到最低,咸菜配饭就算一顿,10元、20元、50元、100元……只要一凑齐5000元整,应老伯就会跑到银行把钱存入执行款账户。

    应老伯说:“现在猪肉店生意不景气,每个月也就挣个五千块左右,赚来钱基本都用来还债。”听了这话,我的书记员小陈心疼地说:“应老伯,你年纪都那么大了,还是留着点自己养老吧!”应老伯却固执地说:“我讲话算话的,再穷也不能没信用,还完债,做人才能腰板硬。我现在苦,但知道债一天天在少,我心里也宽慰多了,我相信儿子以后日子也会逐渐好转的。”

    父亲的默默努力和坚持,让被执行人小应深受感召,小应主动联系我,告诉我他已经开始用心盘活小厂了,等有了经济收入后一定早日履行债务。

    思绪回到当下,我知道,这条短信意味着应老伯已经交完了交通事故案件的最后一笔执行款。为了让应老伯宽心,我特意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告诉他执行款已经到账。电话那边的应老伯,言语中多了些许轻松:“那就剩下欠包装公司的钱了。”

    这位八旬的老人,用比天高、比海深的责任与爱,写出了“父亲”这两个并不复杂的词。应老伯不善言谈,但句句实在,“做人,欠钱一定要还”“还完债,才能腰板硬”,他所坚守的责任和尊严,尽管被许多被执行人弄丢了,却正是社会所需要的正能量。

  版权所有: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
地址:台州市路桥区腾达路 邮编:318050 民意沟通邮箱:lqfy_yz@chinacourt.org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您是第 11676129 位访客

浙公网安备 3310040233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