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搜索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收废品的老夫妻

“啪”,酒瓶被狠狠的砸在地上,“让我搬,我就死给你们看!”老太太歇斯底里地嚷着。“对,房子是我们一砖一瓦建起来的,凭什么让我们搬,你们良心怎么这么黑啊!”老爷子应和着,眼前这对年逾古稀的老夫妻不断的向我宣泄着愤怒、敌对的情绪。

腾退公告张贴后,无论我以何种方式解释拒不腾退的法律后果,不论我曾多次表示会充分考虑他们的安置费,老两口总是充耳不闻,甚至以死相逼。看了一眼墙角那两个手足无措的小孩,我只能再一次悻悻然离开。

这是一起金融借款案件,被执行人李某和刘某是一对年轻夫妻,李某因生意周转需要,向银行办理了房产抵押贷款,后因经营失败,无力偿还债务,被银行诉法院后申请执行,要求拍卖抵押房产,那对老夫妻就是李某的父母,墙角的孩子就是李某的子女。

眼看拍卖的时间越来越近,房子还被那对老夫妻占用着,组织力量强制腾退似乎成了唯一的办法。但我不愿意用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我总想着再努力努力,尽量让他们自愿离开。

次日,我走访了李某周边邻居和当地村干部的,调查到一些详细的信息:这对老夫妻来自四川,平时以捡垃圾、收废品为生,老两口用多年的积蓄建造了这一幢房子供一家人生活。儿子娶妻生子以后,俩老人本以为可以安享晚年,哪知儿子生意失败,留下一家子人和一屁股债后,跑得无影无踪。儿媳妇一气之下也跑回了娘家,俩孩子扔下给老人照顾。

眼前的现实让我陷入了两难,不搬吧,申请人的债权何以得到保护,法律的威严何在?搬吧,这老的老,小的小,举目无亲,总不能让他们流落街头吧。我辗转联系到了俩孩子的母亲,也就是被执行人刘某,经过多番劝说,刘某终于同意接走两个小孩。

剩下两个老人该怎么办,无奈之下,我硬着头皮又一次登门拜访。令人意外的是,老人的态度与前几次截然不同,“法官,你做的事情我们都看在眼里,两个孩子虽然已经被他们的妈妈接走了,但是眼下我们家里所有的钱都帮儿子还债了,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租房子,我们实在不知道还能去哪里。”

老夫妻的这番话,让我看到转机。我立马联系申请人,希望其能垫付部分安置费,作为这对老夫妻租房的费用。得知老夫妻的处境后,申请人欣然同意,并表示愿放弃部分利息,为被执行人家庭减轻债务负担。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这对老夫妻后,他们终于露出了些许笑容。早春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洒在老夫妻肩头,映衬出希望和光芒。

几天后,申请人垫付的安置费如期汇到了老夫妻账户。隔了大半月,老阿婆特意过来找我:“梅法官,谢谢你,我们不能给你添麻烦”,老阿婆伸过岁月刻画的手,缓缓松开紧握的拳头,递过手心的钥匙。我能为他们做的只剩下争取更多的安置款。

    强制执行固然彰显法律威严,但善意执行所饱含的执行温度,不仅能缓和被执行人的对立情绪,还能力促案结事了。望着老阿婆远去的背影,我告诉自己:保持这份善意,自始至终……


  版权所有: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
地址:台州市路桥区腾达路 邮编:318050 民意沟通邮箱:lqfy_yz@chinacourt.org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6050081号-2
您是第 14266475 位访客

浙公网安备 331004023313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