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搜索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普法天地 > 以案释法
王军宇:躬身案牍

“王军宇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字:帅!”

“他就像一个数据库,在审案过程中,我们遇到一些问题,会跑去问他,他总是先批评我们:‘这个事情哪里哪里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为什么不自己去找一找呢?’转眼又会从一大堆法典里迅速找到相关判例,耐心地讲给我们听。”

“我觉得他最牛的,就是他创造出来的各项工作记录:工作24年,审理各类民商事案件5000多件,无一超审限,无一上访缠诉,近年来的案件调撤率都在70%以上,2020年民事可调撤率高达92%。这个,只能用‘奇迹’形容。”

还没见到人,这个区人民法院民二庭的庭长、繁案组的组长,就已经“亮瞎人的耳”。而见到他的时候,你更是会精神为之一振,被他的干练、敏锐、果敢,而吸引。

王军宇的头衔有很多,比如“全国优秀法官”,又比如“浙江省最美公务员”。

断案“神探”

说起王军宇的断案,得从几个故事开始。

2014年,除夕前的一个午后,天阴沉沉地下着冷雨,一位阿婆走进了区人民法院。她头发花白,颤颤巍巍,左手拿着还在滴水的雨伞,右手紧紧握着一面锦旗。

她要找的人正是王军宇,而打算送给他的锦旗上写着八个字:秉公执法,清正廉明。

原来,阿婆的丈夫在一个建筑工地上班,平日里会乘升降机上上下下。一次机器失灵,不慎从升降机上跌落,摔成了严重残疾。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悲剧,是机器本身的原因,还是操作不当?这成为了断案的关键。为了查明事实真相,王军宇走到工地实地调查,向工友们了解当时的情况,挨家挨户走访取证。

然而,由于这是一个农民自建的住宅工地,当时并没有工人在场,没有目击证人,也就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怎么办?王军宇走在无人的工地,忽然灵机一动,何不自己上去试试?

他走上六层楼高的升降台,按下了启动键。随着升降机的缓缓降落,一丝丝线索就像拼图一样连接起来,环环相扣,慢慢形成了一张清晰的图案。原来,按照升降机现有的速度,即便出现了一些问题,只要按照既定的规程操作,就能及时摆脱险情,避免重大伤亡事故的发生。而从事故现场来看,当事人是被压在了升降机的下面,而不是在上方。综合方方面面的细节,王军宇最终得出了事故是由当事人过于紧张,采取紧急避难措施不当而造成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被告方就完全没有责任。根据相关的法律条款,王军宇引入了连带责任,追加了责任方。最终在清晰的事实面前,经过多方调解,当事人都心服口服,接受了法院的判决。原告工友也获得了应得的权益。

当这位工友的妻子领到执行款时,禁不住热泪盈眶,连声说道:“谢谢王法官,是你给了我们家下半辈子。”

于是,才出现了开始的那一幕。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感慨,原来当法官还要做这种事啊,像个侦探一样到现场去寻找案件线索。其实,当法官从来就不简单。

王军宇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温岭泽国法庭的一位女同志,她打电话给王军宇,问他是不是办理过某当事人的案件。为了减少公告送达,她查到王军宇办过这个当事人的案件,让他帮忙查查案件的送达情况,供她参考。王军宇在法院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接到这种电话,就和她多聊了几句,反问她是怎么查到路桥法院的办案信息的,那位女同志回答说是通过法务通里的统一检索系统,查当事人的姓名。仅仅为了减少公告送达,就花了如此多的心思,这让王军宇感到由衷地佩服。

另一件事,是浙江天平微信公众号推送的一篇报道。说的是某法院的一名青年执行干警,对到位的每一笔执行款都要到档案室查阅纸质档案,排查被执行人还有无历史未执行完毕案件,这种工作态度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都说基层法官工作强度大,大到什么程度?就拿先前提过的一组数字来说,工作24年,一共审理了5000多件案子,平均下来每1.7天就要审完一个,这还没算节假日。而且,上级法院还有更高的工作要求,既要在规定时间内审完,还不能出现上访缠诉等。总之一句话,就是快速高质,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一切,王军宇又是怎么做到的?

案牍专家

让我们把时光倒流,看看这位年轻帅气的法官,是怎么从一位基层司法工作者,一路成长为断案高手的。或许从中能够得到一些答案。

1996年,王军宇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基层司法工作者。

那时,初建的路桥法院人员比较紧张,刚到岗的大学生不仅要完成从填发应诉通知书,到执行完毕及归档的全流程工作,还要完成同组案件的庭审记录。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所有的记录只能由手工抄写完成,甚至还包括手动印刷法律文书。

当时,整个法院的法律文书都是由一个人在打字机上打好,然后再由承办人自行校对无误后刻成蜡纸再进行手动印刷。基层法庭没有这些设备,王军宇就将手写好的文稿提前送到法院机关文印室排队打字印刷。

为了提高全庭的工作效率,他就和院里的工作人员提前约好,将每周一上午作为打印文书的固定时间,自愿牺牲半个或一个工作日,将一周的文书一次性打完。

就这样,王军宇在基层法庭工作了6年,抄写了6年的庭审记录,完成了庭里90%以上的裁判文书校对和打印工作。

在这6年里,王军宇除了周末回家,平时的吃住都在法庭里。期间,他走遍了辖区4个乡镇的所有村居,耳濡目染了许许多多的纠纷调解,积累了与群众打交道的一线经验。

2002年,新桥法庭撤销,王军宇被安排到民二庭工作。第二年,全院试点审判模式改革。王军宇的年结案数已居全院第三,本可以晋升为审判员,却因为改革而不得不担任不具有审判资格的法官助理。但王军宇毫无怨言,依然兢兢业业做好送达、排期、庭前调解、草拟法律文书等辅助工作。

2013年,王军宇被任命为民一庭庭长。当时的民一庭用法律界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案件杂、繁、难,以至于当年竞聘这一职务的人数是:0。王军宇担任民一庭庭长后,除了自己等额参与分案外,还抽出时间和年轻法官一起,面对面修改法律文书,好多次几乎是全部推倒,帮助他们重写。

后来,王军宇又辗转到其他庭科室工作。他每到一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档案室分类收集裁判文书、装订成册,供日后学习使用。

正是在大量的案例积累之下,王军宇成为了“大案牍数据库”。年轻法官甚至一些律师遇到疑难问题,就会向王军宇咨询,而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就找到相关资料,及时给出准确的答复。

正是这样的积累,王军宇往往能够在现场就掐准判案的法律边界,同时又能精准把握当事人的心理,很多棘手的案件到他手里就能迎刃而解。

也难怪许多当事人都这么说:“案子到了王庭长手里,我就放心了,就算官司打输了,我也心服口服。”

生死考验

不过,要当好一名法官,案牍文书只是其中的一项基础,另一个更重要的素质,是能洞悉诉辩双方的心理,在关键时刻能拿捏得当,切中要害,一举调解成功。

能做到这一点,除了日积月累的案件审判调解经验外,还有王军宇自己度过的一次次生死考验。

27岁那年,也就是在基层法庭工作3年后,王军宇被诊断患上了“纤维肉瘤”。

虽然肿瘤被及时切除,但王军宇的背上永久性留下了一个碗口大的疤。即便如此,仅仅过了6个月,王军宇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之后,在5年的预后期内,王军宇还动过大大小小的肿瘤切除手术3次,但每次只要稍事休整,同事们就又会看到他回庭判案的身影。

有人问王军宇,为什么不好好休息?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但王军宇说,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到单位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也有人问王军宇,为什么不提出到一个环境更好、工作更轻松的岗位上工作?王军宇却回答,这些都没有意义,在哪里工作,做什么工作,似乎都是已经安排好了的,而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做好。

话虽如此,当每次被通知又要做手术的时候,等待的过程就是一次生与死的煎熬。这个过程短则十几天,慢则两三个月。靠什么?唯有面对。

或许正因如此吧,王军宇说,自己总能理解当事人等待法院判决时的心情,就好像当年自己总是在等待命运对自己的宣判。

王军宇常说,相较于其它审判业务部门,他更喜欢民事审判。尽管他曾经遇到过打电话一直打到你手机没电,接起电话就没完没了破口大骂,达不到要求就以死亡恐吓的当事人;遇到过每次开庭就胡搅蛮缠,甚至追到法院食堂往他身上倒汤水的被告;遇到过黑社会背景的人带着三五个膀大腰圆的手下,凶神恶煞地来“讨说法”;甚至还有人一连在法院门口拉了5条横幅,断然指责王军宇判案不公。但每次遇到此类事情,王军宇都能坦然面对。

为什么?因为王军宇自己渡过劫,知道处在人生坎坷之中的人们,内心是敏感的,神经是脆弱的。很多事情,时间往往是最好的解药,只要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耐心释法,当事人的心结就会慢慢打开、放下。而王军宇自己,虽然有时候也会冒出一些困惑,但他只是像拿起一把佛尘,轻轻拂去这些落在他肩头的灰尘,继续走上那三尺审判台。

“法院,是社会的医院,而法官,则要做人心的医者。”这是王军宇自己对法律工作的理解。他说,在中国,法律的神圣是人民赋予的,当好一名人民法官,绝不是高高在上敲下审判槌,而是俯下身子,扎扎实实为群众排忧解难,为社会公平正义提供最坚实的法律兜底。

法律绝不仅仅只有对与错,它更要涵养出社会的正能量。

  

古人曾说过,“不敢以无才无德之身亲案牍”。可见,法官一向是神圣的职业,需要在德才方面不断提升、严格要求。

那么对于一名司法工作者,“工匠精神”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呢?王军宇给了我们他的标准答案:在工作中的精益求精,在审判工作中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孜孜不倦,反复改进案件审理,不断提升审判质效。

体现在工作中的一丝不苟,是在审判工作中不投机取巧,严格遵守宪法和法律;体现在工作中的耐心、专注和坚持,是不断提升审判工作的效率、质量和效果;体现在专业、敬业上,是在审判工作中追求打造最优质的司法产品,每一次庭审、每一份文书都精心打磨、专心雕琢,心无旁骛地追求案件审理的完美无缺。

是的,那一个个案件,就如这时代洪流中的一颗颗尘埃,当它落在每个人肩头的时候,就会变成一座难以撼动的大山。而王军宇在做的,正是通过他读过的那一行行法律,帮助他们渡过生活中的劫,帮助他们重新走上正常的生活轨道,从而维护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王军宇正是这样,不求诸人,返身求己,不断提高自身业务素质和道德修养,在审判工作中践行“工匠精神”,以平和的心态和积极向上的精神开展司法实践,书写无愧于时代的工作篇章。

 

  版权所有: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
地址:台州市路桥区腾达路 邮编:318050 民意沟通邮箱:lqfy_yz@chinacourt.org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6050081号-2
您是第 14266531 位访客

浙公网安备 331004023313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