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搜索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以情之名 求善之鸣

他们是被告人,是人们口中的“坏人”,他们触犯了刑律,站在法庭上接受审判,世人看到他们的“恶”,觉得他们无可救药,但七年的刑事审判生涯,让我看到了在恶的团雾下仍有善的微光,在亲情护拥下,微光也能发出冲破团雾的光芒。

 

夫妻的坚守,用爱照亮回家的路

他们是一对中年夫妻,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虽谈不上富裕,但简单的日子过得平静安逸。为了补贴家用,妻子张某某上网去找工作,却遭遇了网络诈骗,工作没找到,还损失了一笔会员费。为了挽回损失,张某某也加入了诈骗团伙,去欺骗其他寻工之人的钱财,在不久之后身陷囹圄。

20186月份,案件开庭,张某某当庭认罪,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深刻反思,并对被自己伤害的家人和被害人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当法警将被告人带下法庭后,突然从旁听席传来哭声,循声望去,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站在过道茫然地哭泣。他就是张某某的丈夫,一个山东汉子,从千里之外赶到台州,看到了站在被告人席的妻子,却无法倾诉多日的情愫,终于在妻子被带走那一刻破防。

经过简单的宽慰,我劝走了这个可怜的丈夫。走之前,他还不断跟我重复表达退赃的意愿。案件宣判前十天,我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张某某的丈夫,询问他是否愿意代为退赃,他在电话里急促地表示愿意退赃,唯恐我听错了他的意思,让他丧失退赃的机会。为了防止账号记错,我用自己的手机将退款账户及开庭宣判安排通过短信发送给她丈夫。很快,退赃款打到法院的账户。2018918日,张某某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宣判那天,张某某的丈夫显得比上次平静,可能是已经对结果有了一定的预判。当天,他发给我一条短信:“你好,法官。罚金什么时候上交最好,请通知我,万分感谢!”。

作为一名刑事法官,我对与被告人家属非工作场合联系持谨慎态度,既为了防止传递的信息被误解,更为了避嫌。但对这个案件,我破例了。此后的数年,我们两人共来往了66条短信。通过短信,他在每个重要节日都会发来节日祝福,我也会询问他张某某的服刑情况,并让他转告张某某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归。

202011日,他发来节日祝福短信,我随后询问:“最近有去看过她吗?在里面表现好吧?”他随即回复到:“每月一次加7个节假日,我都会到金华看望我太太的。争取早日回家是我太太的信念,就会尽全力做好要做到的一切事。今天去见她,告诉我刚调到新犯入监培训的监区干组长去了。”

2021330日,他发来短信:“夏庭长你好,我太太减刑前需缴纳罚金,想咨询你,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我给他回了电话,在电话里,他告诉我,他这几年都在想着罚金的事,现在钱筹得差不多了,又刚好碰上妻子有减刑的机会,他想把所有的罚金都交掉。我将缴纳罚金的步骤告诉了他,同时联系了执行局承办人,向他发送了缴款通知书,并在收到缴纳的罚金后,将结案证明寄给了监狱。

此后,我还是会收到他发来的各种祝福短信,我们也通过几次电话。在电话里,他告诉我,他们夫妻已商量好,在妻子假释或者刑满之日,他们先一起到台州来看看我,再回山东。我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也期盼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逆子的眼泪,浪子亦有回头时

1991年生人,从2012年开始因开设赌场、故意伤害、抢劫三次入狱。出狱后没有丝毫悔改,只因有人多看了他一眼,就持刀追砍对方,造成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20183月份,丁某寻衅滋事案起诉到了法院。

被害人因为这飞来横祸住院治疗,花费四万多元,为能帮他们讨回公道,我联系了丁某的家属。第二天下午,丁某的哥哥来到了法院,这是一个壮实的年轻人,与飞扬跋扈做事不计后果的丁某不同,他一直在台州务工,从不惹是生非,却因经常闯祸的弟弟耗尽了积蓄。

协商进行得比较顺利,被害人也放弃了部分主张,表示只要医药费弥补到位就可以,丁某的哥哥犹豫了一会,拿起电话拨给在老家的父亲。父子通话了十几分钟,虽然听不懂他们的方言,但我能切实感受到电话两头父子的无奈。四万多元的赔偿款对他们而言是不小的负担,但他们又不想放弃这可能的从轻处罚机会。挂断电话,丁某哥哥表示要给他一个星期时间,让父母也一起想法筹钱,争取赔偿到位。一周后,赔偿款交到了被害人手中,被害人也出具了谅解书。两天后,被告人丁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20208月的一天,在查看新起诉案件时,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丁某又犯事了。这次是丁某出狱后的二个月零六天,因琐事与他人发生矛盾,被劝离后仍心怀不满的丁某,得知对方去派出所报警后,竟驾驶车辆冲撞站在路边的被害人,造成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

被害人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我又联系了丁某的哥哥,并安排了一次庭前会议。丁某的哥哥准时来到法院参加庭前会议,但这次,协商进行得很困难,被害人坚持要求家属代为赔偿诉请的金额,丁某哥哥则表示实在没办法再垫付过多的赔偿款了,而父母2018年借的钱还只还了一点,根本没法再借到足够的钱来弥补被害人。此后的多次协调终无法达成合意。

协商陷入困境,只能安排开庭。案件开庭前几天,丁某的哥哥打来电话,表示父母要从老家赶过来,希望能准许他们旁听庭审。排好开庭日期后,我建议辩护人在开庭前再去会见一次丁某,把这次艰难的协调过程告诉丁某,让丁某好好反思自己给家庭带来的痛苦,并给丁某带去一句话:“想想父母兄弟,你于心何忍?”

20201021日,案件开庭。丁某的父母早早来到法院,两个老实巴交的老人拘谨地走进法庭,前后排坐下后急切地四顾张望,神情中充满了不安。当被防护服包裹的丁某被带上法庭时,两个老人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想站起,又似乎沉重得站不起来,而丁某也一改往日的不羁,低着头一言不发,配合着法警被带到被告人席。庭审进行得比预计顺利,丁某当庭认罪,对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也无异议。到了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一向桀骜的丁某突然泣不成声道:“我对不起爸妈,一次又一次让他们失望。在今后的服刑期间,我会好好反思自己,出去后好好做人……”

这一刻,我突然释怀,我感受到这个浪子的灵魂已在回头。

 

父亲的忏悔,为孩子的成长撑起清朗的天

如果从龙勃罗梭所著《犯罪人论》的观点看,王某某可能就是这位近代犯罪学之父笔下的“天生犯罪人”。四年时间因犯盗窃罪入狱三次,犯罪时间与刑满释放时间几乎做到无缝衔接,2018年又因为在服装店盗窃店主手机被起诉到法院。王某某的态度一如既往得好,对指控事实无异议,对量刑建议无异议,这似乎可以成为一个成功的案例,但从半张纸的前科看,这又很难成为一个成功的案例。

庭审按部就班地进行,最后陈述也显得程式化,知错,认罪,请求从轻处罚,然后就是低着头等待宣判。驾轻就熟将所有程序走完,王某某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只在等待最后的结果。

“王某某,你成家了吗?”王某某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结了的。”

 “那有孩子了吗?”我紧接着问道。

 “嗯,有个女儿,已经在老家上小学了的。”王某某突然压低声音,明显又拘谨了起来,可能这个奇怪的法官让他觉得有点捉摸不透。

 “你女儿知道你在外边多次盗窃被判刑的事吗?”

 “她不知道的,这事怎么能让她知道。”

“如果你女儿知道你在外边老是盗窃,你觉得她会怎么想?”

王某某没有回答,可能这个问题他以前从没想过,突然在法庭上被问到让他感到错愕,也可能这个问题他以前想过,只是在贪欲来临的时候被恶念给压制,让他从不敢去深究答案,但不管怎样,他的头低得更低了。

“我们再想想,如果你女儿的同学知道你的情况,你觉得他们会怎么看待你的女儿,你愿意她被别人叫成小偷的女儿吗?”

或许在每个父亲心中,孩子都如一片天的存在,刚才的假设明显触到了痛点,他不再回避和沉默了。

 “法官,我也知道我这样不对的,这样整天做错事,让人很看不起,我对不起我的女儿,没有给她做好表率。”伴随忏悔的是发自内心的痛哭,在法庭上,被压制的善念,在作为父亲责任的推动下,终于迸发了出来。“法官,你放心,我一定会改的,为了我的孩子不被别人看不起,我一定会重新做人的,我再也不偷东西了,等刑满后我就回家去种地,老老实实做人。”

 “好的,只要你有改过的决心,你仍是你女儿的好父亲,也一定能让她为你感到自豪,相信以后不会在被告人席上再看到你。”

法槌落下,案落刑定。几年过去,王某某哭泣忏悔的画面已在脑海中逐渐淡去,偶尔查看审判管理系统,2018年后已无王某某的刑事案件。

 

离开刑事审判已有几月,每至深夜,我仍会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才算合格的刑事法官?公正审判,惩奸除恶应是基本要求,用情用心去发掘被告人心中的善才是刑事法官需要追求的终极效果。世上少有至恶之人,只要怀有夫妻情、父子情、兄弟情,他的内心就不会是一片至暗,就还能被善的光照亮,断了再犯的欲念,这才是刑事审判的最终目的,也是一个刑事法官永恒的追求。

 

  版权所有: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
地址:台州市路桥区腾达路 邮编:318050 民意沟通邮箱:lqfy_yz@chinacourt.org
建议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06050081号-2
您是第 16169398 位访客

浙公网安备 33100402331387号